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N潮生活 >Google 只不过是股价下跌了而已,如何就成了过时的恐龙? >

Google 只不过是股价下跌了而已,如何就成了过时的恐龙?

发布时间:2020-06-07 浏览量:219人次
Google 只不过是股价下跌了而已,如何就成了过时的恐龙?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又引来不少媒体的跟风。这一次的主题是搜寻引擎霸主 Google 的衰落:文章认为在过去一年里股价下跌一成多的 Google 已经开始显露颓势,将要重蹈历史上那些没落巨头的覆辙云云。

这让我想起了2013年中的那段日子。当时苹果正在经历严重的股价滑坡,iPhone 5销售未达预期、传闻中的电视产品难产等消息使 AAPL(苹果公司股票代码)的交易价格一度比高峰时跌去 45%,苹果甚至在一些交易日丢掉了全球最大市值企业的位子。一时间,唱衰苹果的声音成为主流,对新任总裁库克能力的质疑、认为苹果将被三星击败等观点层出不穷。当然,随后的两年中发生了什幺有目共睹,曾经的一致唱衰已经变成了争相讚美。

今天对 Google 的质疑,乃至声称其即将没落的预言,本质上与两年前对苹果的攻击是一回事。其实事情很简单:只要佔据市场领先地位的科技巨头的股价在一年时间内没 有增长或者出现下滑,就会有权威刊物发声从多角度论证这家企业已经没有未来。不仅苹果 Google ,当年上市不久就跌破发行价的 Facebook、市值一度被 Google 超越的微软、现在的亚马逊……当然,当这些企业重振旗鼓时就没人会去翻出那些老文章与作者对质了。

现在对 Google 未来的质疑无非就是说它的核心业务——网路广告已经难以在行动互联网时代继续佔据优势,同时其他业务又没什幺成长空间,不足以成为企业主要利润来源。那幺我们就看看这两个论点是不是足够站得住脚。

首先, Google 每年约150亿美元的净利润的确大部分来自于搜寻引擎广告。从过去几个季度的财务报告来看,行动设备的广告收入增长也的确未达分析师预期。但是要 注意的是整个行动设备广告市场本身就还没成长为足够大的规模,未来的增长空间还很大。而 Google 不仅控制着行动搜寻引擎广告入口,还同时把持着 Android 和 iOS 两大平台的行动应用广告市场。无论用户是使用手机搜寻引擎还是点击应用内广告,Google 都会从中获益。诚然,Facebook的崛起分走了 Google 不少的份额,但是整个市场蛋糕的扩大会让这点份额损失显得无足轻重。

其次,直到最近 Google 才开始从其一手培养的 Android 平台中获利: Android 佔据着行动作业系统多达 80% 的市场份额,但过去几年来 Google 基本没从中赚到什幺钱。从Android 4.4开始 Google 收紧了对它的控制,将GMS(Google 行动服务包)半强制嵌入所有 Android 手机。GMS才是 Google 用来赚钱的工具,当超过十亿的手机用户都在使用 Google 的行动服务时,行动生活领域的几乎所有潜在市场就都和这家公司挂上了钩。其中仅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一项在2013年给公司带来的收益就超过25亿美元,而未来三年内这个数字会至少达到60亿美元以上——相当于让 Google 的年利润增长20%。其他服务,诸如地图、邮件、即时通讯的市场还才是刚起步,未来的收益同样不可小觑。更重要的是 Google 已经通过Android Wear平台锁定了可穿戴设备市场的控制权,意味着未来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庞大蛋糕将有他的一大块。

而在传统的消费电子设备领域之外,Google 还在开发激动人心的无人驾驶汽车, 并在该领域保持着领先地位。一旦无人驾驶技术成熟并广泛推广,汽车工业的核心将从製造业转向软体服务,提供无人驾驶技术、城市智慧交通管理的企业将成为舞台主角。此外,这家拥有超过六百亿美元现金储备的不缺钱公司还计画推广廉价的行动资料业务,消除行动上网产业发展的一大障碍。加上 Google X 实验室里搞鬼的一堆前瞻研究,可以说未来IT业不管向哪个方向前进 Google 都不会被甩到后面,反而将一直保持着主导权。

从企业架构来看,Google 的「大公司病」也不像许多前辈那样严重。灵活、自由和创新从诞生之初就刻在了公司基因中,难以想像这样的企业会变成一头过时的恐龙。过去一年来其股价下跌更主要的原因是之前市场的预期过于理想,推动企业市盈率一度接近30(苹果的市盈率约16)。之后因为 Google 财报暂时达不到市场过高的预测,股价下跌回归正常估值水準是理所当然的。仅仅因为企业价值回归就开始大肆唱衰,看不到 Google 拥有的巨大潜力,结果也只会在时间推移后成为笑柄而已。不过想必待 Goog(Google 股票代码)重回高峰的时候,纽约时报肯定会忘了今天它说过什幺吧。

延伸阅读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