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K心生活 >8.31太子站伤者10变7 救护指挥官未持检伤分类卡进站数错 >

8.31太子站伤者10变7 救护指挥官未持检伤分类卡进站数错

发布时间:2020-08-11 浏览量:560人次

消防处昨日召开记者会,回应有关8.31太子站内有关伤者人数及处理伤者的疑团,其中透露当时到场的负责数伤者的救护指挥官,未有带同检伤分类卡进入车站,为点算人数增添困难。消防处晚上以电邮补充,确认警方当晚11时05分,以「999」直线致电消防处消防通讯中心,要求派出救护人员到港铁太子站救助伤者,该处引述警方表示,当时太子站3号月台暂时有5男10女受伤。

根据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周三公开的消防纪录及消防处的说法,救护指挥官及一至两架救护车,当晚11时14分已到场,救护指挥官及其余增援救护员,分别遇到警员告知站内没有伤者(详见另稿),须协调一番后才获放行。结果救护指挥官在与警员及地铁职员协调约15分钟后,在11时30分进入太子站;而其余救护员,先因B1出口落闸,而须将地面準备工作转移到E出口,及后再被警方拒绝放行,协调15分钟后方能进站。最终所有救护员进入太子站的时间是0时30分,与第一架救护车到场的时间相隔逾1小时15分。

消防一度报称太子站有10名伤者,惟最终送院却减至7人,成为事件一大疑团。怀疑8.31有人在太子站死亡的说法甚嚣尘上,副消防总长(总部)陈庆勇在记者会上保证,消防8.31当晚在太子站没见到死亡个案,救护员所处理的7名伤者,都是在清醒情况下送院,「我哋同事绝不会隐瞒死伤者的数目。大家试想下,当日喺月台,有38位同事,我哋冇可能会见到有死伤者冇被好好照顾,而我哋走咗去,呢个係唔可能发生。」

虽然消防曾解释,伤者人数有出入,是因为现场情况混乱,同事「数错数」,惟说法似乎未能令人释疑。副救护总长曾敏霞在记者会上透露,当晚到场负责点伤者数的救护指挥官(PAO见习救护主任)未有带同检伤分类卡到月台,成为点算伤者的其中一个困难。

曾敏霞指,救护指挥官于晚上11时30分进入太子站,评估现场情况以汇报指挥中心,为第一个因处理大量伤者事故进入站内的救护员。当时检伤分类卡由救护车的其他人保管,指挥官预计其他同事会随后很快进站,故没有带同检伤分类卡。不过,其他同样于11时14分抵达现场的救护员,在B1出口地面完成準备工作后欲进站,却因B1出口落闸而须将装备再转移到E出口,0时15分E出口的警员表示站内没有伤者,拒绝放行,经过15分钟协调后,19名救护员才于0时30分成功进站。曾敏霞说,已进站的救护指挥官由于没有分类卡,只是在纸上简单纪录伤势,故在点算伤者数目时出现困难。

她指,加上被捕人士在警方押解下亦有移动过位置,而救护指挥官只有一个人,在大型现场点算伤者,压力很大。根据纪录,该名救护指挥官先粗略估计伤者有10至15人,及后再汇报有9人、10人,最终减至7人。曾敏霞指,当时指挥官在0时15分汇报有10名伤者后,发现点算方面有困难,故决定将伤者集中在一个位置,最终在1时02分确定伤者为7人。

曾敏霞指,恶劣环境下,伤者数目都会浮动,因为情况经常有变,她举例7月尾大榄隧道出口两巴士相撞,当时救护员一度汇报伤者人数为50多人,但最终人数为70多人。她指,太子站伤者人数的出入,不排除是指挥官重複点算,或者是伤者的情况有好转,因为当时站内除了该名点算人数的现场指挥官外,亦有18名因较早前的火警事故而到场的消防员在场,其中10人有先遣急救员资格为伤者治疗,惟她亦不能确定是属于哪种情况。

在纪录中少了的3名伤者,均为红色(严重)伤者。有人质疑,红色伤者是否可轻易「降级」为黄色(普通)或绿色(轻伤),曾敏霞指,红色伤者不一定是代表不能行走或不清醒,若伤者呼吸急促,都可以被划分为红色。

另外,根据毛孟静公开的行动纪录,曾汇报伤者人数的人物,除了见习救护主任(即当时的救护指挥官)外,还有消防局局长及流动指挥车,其中最令人关注的两次汇报人数,分别是于0时15分由见习救护主任汇报有10名伤者(6红、2黄、2绿),以及于1时02分由流动指挥车汇报有7名伤者(3红、2黄、2绿)。陈庆勇解释,当时不同人都有汇报人数,如消防局局长曾汇报有3名伤者,但数目只是他手上处理的伤者,确实的伤者人数须以救护指挥官(即见习救护主任)为準。他亦指,流动指挥车于1时02分汇报7名伤者的数字,是由救护指挥官提供的更新。

有曾参与本地多宗大量伤者事故并负责分流任务的人士透露,现场点算伤者人数,是以救护主任为準。他又指,一般情况下,救护主任会为伤者挂牌(检伤分类卡),同时作颜色分类,而一般如被挂上红色牌,不会在短时间内「降级」,举例如病人要入ICU病房,也不会短时间内转回普通病房。

消防在处理8.31太子事件中另一个备受质疑的地方,是在处理伤者时跟从警方的建议,将伤者用港鐡列车先送到荔枝角站再送院,令伤者承受廷误救治的风险。消防早前在警方记者会上,曾表示当时警方在风险评估后,认为太子附近一带有聚众活动,甚至认为会有抢犯风险,故建议经港铁特别列车,将伤者移送到荔枝角再送院,取代直接由太子站运送伤者离开,而消防在考虑同事安全及伤者的安全与稳定情况后,决定接受警方建议。曾敏霞指,普通大型事故是由消防救护主导,决定现场救援模式、送院途径等,警方须配合消防行动;但如太子站等冲突形式的事故,消防须与警方分工,由警方负责确保现场安全,消防负责处理伤者,亦要听取警方的安全提议。对于伤者须经地铁由太子站运送至荔枝角站再送院,陈庆勇承认做法在救援角度来说是不理想,「但係考虑过之后,呢个係最佳选择。」

另外,有8.31目撃者曾表示,当时目睹有人被警员打至「呕白泡」,更陷入昏迷,被呼唤「醒啊,唔好瞓」亦没有反应,又提到有人为该伤者「搓心口」急救。惟陈庆勇表示,所有在场的消防都表示没有人伤者呕吐过,亦没有人见过有昏迷个案,消防及救护亦没有做过心肺复甦术(CPR)。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