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K心生活 >后羿妒意汹汹,嫦儿吃下的不死灵药,其实是毒药? >

后羿妒意汹汹,嫦儿吃下的不死灵药,其实是毒药?

发布时间:2020-06-25 浏览量:868人次

后羿妒意汹汹,嫦儿吃下的不死灵药,其实是毒药?

托共主之福,村民每次收割都会抽出一点送给我,说是给射日英雄的礼物,所以我和妻子基本上不愁吃用。但我照样外出打猎,嫦儿也照样织布、养小鸡小兔。我们只想像对普通夫妻般白头到老,当然,如果能生几个小孩就更好了。

可是老天爷好像有意玩弄我们。我有时会想,是不是昊天上帝还在气我射下了金乌,所以不肯给我孩子呢?

就算如此,我跟嫦儿还是活得很幸福。

没有儿女,我就收了一个叫逢蒙的少年人当徒弟,他是个很有志气的小家伙,我忙着把所知道的都教导他。

我想要教他法术,他却半点也不懂,摸不着头脑。我想,可能因为我曾服用过那种月亮上的桂树枝才有缘学会吧,一般人也许是无法学懂的,便没再教他法术,只专心教他射箭。

有一天,我带着他去到一座叫崑仑的山。那里有一点危险,因为我相信逢蒙是时候面对一点挑战了。我想他狩猎一头大老虎,当然我会一直跟着他。

从上山开始,寻找老虎的粪便和脚印,小心跟蹤,他把我所教的都用出来,我很高兴。最后他抓到了老虎在山溪喝水的机会,拉开弓,瞄準了牠的眼睛。

姿势很好。

箭射出,我皱了皱眉。果然,那支箭只射中了老虎的前腿。老虎怒吼着朝他躲藏的位置扑过去。逢蒙急得胡乱射出数箭,虽然都命中了老虎的身躯,但没能做成致命伤。眼看牠就要扑到逢蒙身上,我立即射出一箭,那箭贯穿了老虎的喉咙,左入右出,牠向着发出惊叫的少年人身上倒下去。

逢蒙被我从老虎尸体身下拉出来的时候,吓得脸上一阵青,却很不甘心地啐了一声。

「我哪里出错?明明都射中了,为什幺我没法杀死这头畜牲!」他生气地踢了虎尸一下。

「你第一箭很準,但不够快,所以老虎听到声音就及时避过了。之后的数箭却急着快射,欠缺劲道。」我翻过虎尸,「你看,箭头才仅仅穿过毛皮而已。」

他不服气地蹲下来检查成果,摸了摸我射那箭的伤口。

「师父,你倒教教我怎样才能射出这幺厉害的箭吧!别说我们东夷了,共主手下的勇士,也没人能像你这样猎老虎的。」

我哈哈大笑。

「老虎皮射出这幺多洞,拿去市集,换不了好东西。于是练习再练习,练到虎皮能换到很多好东西为止。」

我们把老虎绑在木条上,要把牠抬回家。但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大放彩光。

我顿时心里一惊,又再想起几乎遗忘的经历。抬头一看,果然是神仙的七色彩云!

山上明明有很多高大的树木,但房子那幺大的彩云还是不知道怎样就穿过重重树木,飘落在我们面前。在七彩的光华中,一道白影翩然而出。那俊美年青的容貌,身上穿的青蓝白衣,还是跟我几年前见过的完全一样。

「吴刚神仙!」

我朝他叫了起来,连忙下拜。逢蒙却呆若木鸡地站在我背后。

「很久不见了,平羿,你看起来复原得很好啊。」他伸手把我拉起来,「你替我们消灭了为祸的妖魔,太一君派我来感谢你。」

「实不敢当!你们救回我一命,我也不知道怎幺感谢。」我惊讶地说:「只要上天能有日月交替,让我们老老实实地生活就够了。」

吴刚一笑,身后的彩云又走出了另一团白影。我起初以为是太一君,但白影走近我们时,我们才看清楚那是一头四脚行走的白老虎,只是这白虎的头上竟长着一副容貌姣好的女人脸,还有跟身躯一样白的长长头髮。

《山海经‧大荒西经》
西海之中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山,名曰崑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有人戴称,虎齿,有尾,穴处,名曰西王母。

逢蒙吓得大叫起来,而且转身就想逃。我把他拉住,急道:「不用怕,他们是神仙,不是妖魔!」

吴刚笑了起来,轻抚那人脸老虎的头,说:「这是神仙的宠物……也就是神兽,叫西王母。」

西王母张开嘴巴,口里含着两颗小小的红色玉珠。

「平羿,你真是非常幸运。太一君要赏你不死药,只要吞服这颗丸子就可以成仙了。」

我连忙摇手。

「羿从没想过要成仙,只求与妻子同偕白首就够了。」

「太一君早就料到你爱妻情切,你没看到有两颗不死药吗?你跟妻子一人吃一颗,便可双双成仙,脱离人间疾苦,双爱到千生千世。」

听到神仙的说话,我犹疑起来。

人总要死的,我不怕死,却很害怕比嫦儿先走一步遗下她孤单一个。而且,虽然我对做神仙没兴趣,但要是嫦儿当上仙女,她便能一直保持现在美丽的样子,又不必害怕生病受苦。我们一起变成神仙的话,就算没有儿女也没关係了。

想来好像也不错啊。

「你姑且收下,要不要服用,你俩再慢慢决定。」

他看见我好像还在犹疑,笑说:「不死药可不是凡人可以随便得到的宝物,只赐给心无歪念的勇士。你若能从神兽口中取得,就证明你是真正的勇士。」

我望看那头叫西王母的神兽的嘴巴,虽是女人脸,利齿却像老虎。一口合起来的话,手掌就没了。

「师、师傅……」

逢蒙哆嗦着小声劝阻我。

「放心,没事的。」

我挺起胸膛,把手伸进西王母的口中。牠那对女人似的眼睛恍惚地望着我,从喉咙发出哀叫似的声音。我小心地把手退出来,顺利地取得了不死药。

拿在手中我才发觉,两颗丸子放在一个摸得到却看得穿的小布袋里,真是神奇。

「谢谢神仙的赏赐……请问我应该怎样拜祭你们才对呢?」

吴刚神仙脸上浮起我不能理解的微笑。

「随你们喜欢。倒是假扮水神的那头共工妖魔,虽然受了重伤,但还是在最后关头逃走了。如今大概潜伏在人间某处,将来或会再为祸人间吧。也许还会找你报仇。」

我愕然,连忙抱拳道:「羿若再见那妖魔,定必将牠消灭!」

吴刚神仙状甚满意地点点头。

「记着,这两颗不死药只赐给你和妻子,千万别交给其他人。」

他再三交代之后,便和西王母一起回到七彩光云里,然后昇天离开。

「神、神仙!是神仙!真真真真真的是神仙啊!」逢蒙这才放胆大叫起来,把我逗笑了。

结果,当日我和逢蒙抬着猎到的老虎下山,无端又多了两颗不死药。一路走来,我想来想去还是不知道要不要吃,不禁烦恼。逢蒙见我不作声,也不敢多作声。

回家后,我马上把这件奇事告诉嫦儿。嫦儿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一向聪慧的她也有犹疑不决的时候。

我们并肩坐在草席上,望着两颗晶莹得像美玉的不死药,在夜里它们就像会发光似的。

「一起成仙不好吗?」我笑说。

「我们现在也活得很好啊。而且,以前我就说过了……神仙和妖魔的事,我们凡人最好不要去管。」

「那我们把药丸还给太一君好了。」

「不过……」嫦儿含羞地笑说,「其实呢,我在月宫的时候忍不住问了很多天上人间的事。太一君都会很和善地告诉我。」

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她从小到大都很聪明,难得有神仙可以回答她的问题,她又怎会忍得住不问?

「神仙把你送回人间的时候,你有看到吗?」她忽然问我。

「看到什幺?」

「天地是圆的!」嫦儿兴奋地说,「伏羲说是天圆地方,谁想到天地是圆的呢?」

我回想起吴刚带着我驾七色彩云返回人间的情况。

「难道那颗蓝白色的大宝珠就是人间吗?」我歪着头,怪道:「地是圆的话,离开顶上太远,不就会越来越斜,往下滑掉到不知哪里去了?」

嫦儿调皮地笑了起来。

「我当然也问了,原来万物的气都往下沉,我们以为是往下,其实是天地的中心。所以不管我们怎幺跳,还是会往地掉下来。」她一边说,一边在药丸上比手势解释。

「我还是不明白,若地是圆的,我们在下面的时候不就头上脚下了?」

我努力地在脑海里想像地是圆的话会发生什幺事,她看见我紧紧地皱起眉头,便咯咯地笑了起来。

「所以啊,如果成为神仙,就能够通晓天地奥秘了吗?这样的话,当神仙好像也不错。」

「那我们就当神仙好了。」

「但是……长生不老,看着所有我们认识的人都死去,又好像很可怕……」

「那我们还是不要当神仙了。」

「哎呀,羿哥哥!」嫦儿娇嗔地说:「别要人家说什幺都好,你自己也出个主意嘛!」

「嫦儿说怎样就怎样。」我搔搔头。

「人家才正想说羿哥哥想怎样,嫦儿就怎样呢!」

我们互相调笑了一番,把不死药包起来放在一个陶器里,埋在坐席的地下,就去睡觉了。成仙什幺的,将来再说吧。

过了几天,我都快把这件事忘记了。嫦儿和弟子忙着把猎到的大老虎剥皮拆骨,我把虎皮虎肉虎骨带去市集以物易物,便又带着逢蒙去打猎。

那天,当我清洗完打猎的工具回家,一进去就看到嫦儿翻开了地板,把不死药的红色丸子从陶器取了出来,仔细看着。

「丸子……怎幺了?」

我的声音好像把她吓了一跳。

「啊,没什幺。」她慌忙把药丸再包起来,重新藏好,「我在想会不会不见了,所以拿出来看看罢。」

「好端端的藏在家里怎会不见呢?」

「我只是担心可能会有地鼠和虫蚁偷偷咬了去。」

「丸子放在那个神奇的布袋里,虫蚁又怎能打开?」

她浅浅地一笑:「倒也是,我想多了吧。」

在这之后,嫦儿就开始有点神不守舍。

我好几次叫她一起去市集,她都说要留在家,让我自己去。而且嫦儿常常有意无意地向我问起逢蒙的行踪,问我他最近都做什幺。

我总觉得嫦儿好像很在意逢蒙,最近她的眼睛老是往这少年人身上看,让我觉得很不自在。

逢蒙也很可疑。有几次他托词生病没去狩猎,后来却有人告诉我,在那些日子见到逢蒙在我家附近。

有一天,应该是我单独上山狩猎的日子。我却偷偷折返在我们的房子附近躲藏起来,没多久,我真的见到逢蒙走进我们的家!

原来是真的,我不在的时候,他偷偷来找嫦儿……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他们在家里做什幺,想要冲进去,又不敢冲进去。我只感到内心隐隐作痛……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到逢蒙从我家里走出来。

「说好了……不要告诉师傅。」

我听见他临离开前回头对屋内的人这幺说。

还有什幺事是他要嫦儿不要告诉我的?

我没有进屋里去,我转身,冲进了树林。因为我太愤怒了,我冲进树林,对着树木和石头拳打脚踢,直到手脚都伤了,怒火消减了一些,才颓然地回家。

「今天……有没有人来过?」

嫦儿听见我的问题怔了怔,才说:「没有,我整天都在家织布。没有人来过。」

她看见我手脚上的伤,有点担心,伸手想帮我清洗。

「不用了,皮外伤,一点也不痛。」

我转身就躺下,不再理她。

「没关係的……明天一定会找到猎物。」

我听见她这幺说,她还以为我是没猎到东西心情不好!

我很伤心,很难过,我真不敢相信,嫦儿她竟然向我说谎了!她为什幺要这样做?为何要瞒骗我?

逢蒙这个年轻人不坏,如果嫦儿真的爱上了他,我不会怨恨他们,只管告诉我就是了,难道她担心我会伤害他们吗?我讨厌被人欺骗,但让我更感痛苦的,是嫦儿她不能相信我,她不相信我会为了她快乐而让她改嫁,如果她真的爱上了逢蒙的话,只要她快乐……

可是为何要偷偷摸摸,欺骗我?

「羿哥哥,不如……我们把不死药贡献给共主吧。」她突然开口。

「为什幺?」我皱了皱眉。

「如果我们不吃,藏在家里不安全。就像神弓一样,供献给共主,让放勋保管好了。」

「神仙说过不可以给其他人。」

「但放勋是个圣人啊。」

「神仙说不可以给其他人!」我大声叫了起来,把她吓了一跳。我只好低声说:「明天……再让我想想。」

我背着她假装入睡,不想看见她的脸。

为什幺她会突然想我交出不死药呢?

难道他们想骗走我的不死药,二人双双吃下成仙?在猜疑和嫉妒之中,我不由得产生了这种想法。竟是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我心里悲愤莫名,嫦儿怎幺可以这样背叛我呢?

我一夜难眠,却假装睡着。及至半夜,我感到睡在我身边的妻子偷偷起来,听着她蹑手蹑足的脚步声,我知道她匆匆走出了屋外。

我连忙坐了起来,她难道会趁我睡着的时候去见情郎?

我心中满是不明白、失望和愤恨。我突然想到绝对不能把不死药交给他们,就连忙从地下把陶器取出,发觉两颗红玉药丸还在。在那一瞬间,我自作聪明地作了个决定——我把不死药藏在身上,抓了两颗石头放回去。然后我躺下来继续装睡。

没多久,我听到了有小跑步进入屋里的声音。猎人的耳朵怎可能连自己妻子的脚步声都认不出?嫦儿回来了。

我偷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好像很匆忙,焦急地把藏在地下的陶器取出,当她发现里面只有两颗石头,便吃惊得倒抽了一口气。

「仙药……在我这里。」

我站了起来,从怀里拿出两颗不死药。

她惊奇地望着我,满脸害怕和紧张。她望向我手上的丸子,急忙叫道:「不能吃!」

「为什幺?因为妳和逢蒙要吃吗?」我胸腔伤悲和愤怒,「告诉我,是那小子教唆妳的,对吧?嫦儿!是他逼妳这幺做的吧?」

「你误会了!羿哥哥,快把药给我——」

「我就是吃了也不给你们!」我气愤地放话,假装要撕破布袋吞吃。但其实我只是想吓她,并没有打算真的吃下去。

哪知她大吃一惊,二话不说就冲进我怀里,伸手来抢。论身手敏捷她当然不及我快,但我压根儿没想到她真的敢抢,竟被她一手抢去了。

这幺看来,她是真的硬了心要帮逢蒙抢走仙药。我勃然大怒,伸手抓住她,把她扑倒,要把药抢回来。娇小的嫦儿怎可能敌得过我?力气相差太远,她被我压住,情急之下,她竟然张口把两颗药丸都放进口里吞了!

「妳……妳!」

我难以置信地望着她,推开了她。我大受打击,哽咽着说:「妳就这幺恨我,情愿独自成仙也不要跟我一起?」

嫦儿伏在地上哭起来,她满脸是泪地抬起头来望了我一眼。

「因为……这两颗不是仙药……是毒药……」

她突然痛苦地呻吟起来,全身痉挛、发抖,皮肤渐渐失去红润的血色,变成怪异的橘黄色。

我瞠目结舌地望着她,急忙跪在她身边,把她抱起来。

「毒?为什幺会是毒!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逢蒙……是共工……」听到嫦儿气若游丝地吞出这句话,我如遭雷轰。「他把药丸……换了……」

「为什幺不告诉我!」

「我起初……以为他只是想偷……教训了他,他说知错……求我不要告诉你……」

我全身颤抖,原来白天我听见逢蒙说的话是这个意思!

「但是刚才……吴刚神仙在梦里告诉我……共工……附身在逢蒙身上,他……已经把药丸换成毒药……还说屋外有他来过的证据……」

她露出虚弱苦涩的笑容,脸面也变成又黄又白的,嘴唇变得像牙齿一样白,非常恐怖。

「羿哥哥……嫦儿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人,羿哥哥就是嫦儿唯一的夫君……羿哥哥……为何不信嫦儿……」

我这个大蠢材,我竟然误会他们有姦情!

我握住她的手。我可爱的妻子,身体越来越冰凉,全身变色,皮肤上长出一粒粒恐怖的疣子和疙瘩,变得越来越不像人。

「不要死!嫦儿!嫦儿!」

她再也不能回应我的叫唤,昏迷过去,脸上亦长出了很多疙瘩,鼻子收缩塌下去,整张美丽的脸好像被压平了似的,变得非常恐怖丑陋。

乌黑的长髮,一大束一大束地脱落。

「不要!不要这样!啊!啊——!」

我紧紧抱着她,悲愤莫名地大声叫喊。我感到她还有心跳,还有呼吸。但是她动也不动,只有身躯渐渐变得越来越像妖怪。

「唉……果然还是来迟了。为什幺会这样呢?」

这声音吓了我一跳,抬头,吴刚神仙就站在我面前。

「神仙大爷!求你!求你救嫦儿!你要我做什幺也可以!杀多少妖魔也可以!」

「先让我看看。」

他伸手摸了摸嫦儿的额,她蓦地睁开了眼睛。

那对温柔水灵的黑眼睛不见了,取以代之的是两颗暗绿色的怪异眼珠。

「我不是告诉了你药丸是假的吗?为什幺还要吃下去呢?」吴刚怜惜地问。

嫦儿暗绿色的眼睛流出了血一般的泪水。

「是我不好!神仙大爷!求你!求你救嫦儿!求你大发慈悲!求你大发慈悲!……」

我拼命盖头,盖得额头也破了流出血来。吴刚拉住我,叹了口气,说:「她吃了共工的毒药,已经被妖气入侵了,要救她也不是没办法,但我要把她带到天上去。」

「能救她就好,我求你!」

吴刚把手按在嫦儿的手臂上,被他触碰的部分,疙瘩消失了,皮肤再现出本来的健康颜色。但吴刚一把手掌移开,就变回蟾蜍似的皮肤。

「就算我能除去她的毒,把她变回人,她也不能住在人间了。她要住在充满灵气的地方才能保住人形,不至化为妖魔。」

「那要怎幺办?」

「她要一直住在月宫。」

「我也跟她一起去!」

「很可惜,」吴刚摇了摇头,「你失了不死药,便失去当神仙的资格了。要把嫦儿带到月宫去医治,我也得勉强向太一君求情。为免世上多出一只妖魔,也许他会答应。但你……你让共工偷去了不死药,我还怎幺向太一君求情呢?」

「请你救嫦儿,只要她得救就行了!」

嫦儿虚弱地躺在我怀中,发出了一串怪异的声音,我听不到她在说什幺,但我总觉得她好像在呼唤我的名字。

「但你们会永远分开,这也可以吗?」

「只要能救她就好。」我咬牙切齿地含着泪回答。

「那幺好吧。」吴刚抱起了我的妻子,「我会把她带到月宫去,把她变成月亮仙子。虽然她不能重返人间,但成为仙女总比变成妖怪好多了。」

「谢谢你!谢谢神仙大爷大发善心!你的大恩我不会用一辈子回报!」

我只懂流泪拼命盖头。

吴刚神仙把嫦儿抱出屋外,我想了想,忽然叫住他。

「等等!」

我转身从圈养小动物的地方抓了两只白兔,放在一个竹笼里交给吴刚。

「她很喜爱这两只兔子,我几次要吃她都不捨得。我不能陪伴她左右,至少让她带这些小东西去月宫,行吗?我怕她在月儿上寂寞……」

我说着就泪涕齐下。

「只是兔子的话……好吧。」神仙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于是我看着神仙抱着我的妻子走进了七色彩云,在夜空中飞升,没多久便化成一丝烟雾消失在月亮的光芒中。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嫦儿。

黑夜又回复寂静,一切好像梦境一样。我恍恍惚惚地走向屋子后方,忽然看见屋后有一个地洞,大小只够让小孩钻进去。洞穴斜斜地向下,似乎通往我家下方……

我顿时想起嫦儿刚才说的话。

共工附身在逢蒙身上,那个身体像蛇的妖怪——

我心里绝望悲伤的感觉,立时换成满腔怒火。

「共工!」

我仰天大叫,冲进屋里抓起弓箭就往逢蒙的住处跑去。哪知还在半路,我就在河边遇上他。深夜里,他行色匆匆,手上亦带着弓箭和刀,他看见我似乎有一点惊讶,但并不很吃惊。

「女人就是守不了秘密。师父,看你杀气腾腾的,不会是想要杀了我吧?」青年扬起嘴角,笑嘻嘻地说。

「快现出原形来!共工!你竟然附身在人类身上来谋害我和嫦儿!你这头罪该万死的妖魔!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我愤怒地大叫着拉开了弓,瞄準了他。

「共工……?啊,原来这样,原来你知道了。」他忽然狡猾地笑了起来,「是的,我就是共工!不附身在你的弟子身上又怎幺接近你们呢?」

「你这头卑鄙的妖魔!赶快现出原形!」我怒吼。

他露出我从没见过的阴森表情,也朝我拉开了弓箭。

「把无辜的弟子杀死也没所谓吗?我只是附身在逢蒙身上。师傅,你下得了手?」他冷笑着望向我:「那我要射了。」

我们同时放箭。

盛怒的我,射出的箭劲道十足,射断了两三根树枝才结结实实地插在树干上。我的箭擦过逢蒙的脸颊,射偏了。

他的箭,就像我以前教训过他的,劲道不足,却射中了我的心脏。

而他也汲取了我的教训,马上朝相同的位置再补上第二和第三支箭。

我倒下了。

血从胸口像泉水般流出,逢蒙走过来,蹲在我旁边,笑说:「师父,你的确是个英雄,却是个很笨的英雄。难得有不死药你却不吃,那就给我吧。你一死,我就是天下第一的弓箭手,不,是弓箭之神!」

「放过……逢蒙……」我一张口就吐出鲜血。

「共工」哈哈大笑起来。

「你真的好笨!你还不明白吗?我骗你的啦!算了。你就安心去死吧,我会继承你的一切。师娘是个美人儿,我会好好照顾师娘的,嘿嘿。」

他说罢,便朝着我家的方向走远了。

等等……

他……是共工?不是共工?

我全身动弹不得,躺在地上,定定地望着天上的月亮。

原来今晚是月圆啊。

夜空中的月亮真的很美,本来更美,都怪我把它射坏了,弄出了许多疙瘩。

世人都叫我做英雄,但我却总是做错事。

嫦儿……没有你在身边,鲁妄的我一定会做错很多事啊……

对,也许我死了还不会害人。

我一直望着天上的月亮,渐渐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心跳声,呼吸也停止了。

我死了吗?

我想大概是吧。死亡就是这样的吗?

就像睡着似的,脑海渐渐变得一片空白。

《淮南子‧览冥训》
羿请不死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

《灵宪》
姮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蜍。

《孟子》
逢蒙学射于羿,尽羿之道,思天下惟羿为愈己,于是杀羿。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