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K心生活 >【华山说书人】剧场 2.0:是舞台,也是社交生活场--专访吕 >

【华山说书人】剧场 2.0:是舞台,也是社交生活场--专访吕

发布时间:2020-06-12 浏览量:578人次


吕弘晖小档案:
大学时代因社团和戏剧结下不解之缘,从植物系转往美国攻读戏剧系硕士。回国后参与表演工作坊等国内表演艺术团体行政工作,并跨界实务及学术,常以「非戏剧人」的观点思考,激发听者迸发创新想法。

初见北艺大艺术行政与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吕弘晖,感觉不到学究的距离感和架势,一头白髮下,反而透出年轻艺文工作者对于表演艺术的那般热情,迫不及待地和后辈们分享他的所见所思。在本次专访中,拥有丰富的教学研究经验和表演艺术界资历的吕老师,将从台湾小剧场的生态切入,讨论未来剧场发展以及剧场空间的千万种可能,引领我们一起进入剧场 2.0 世代。
台湾小剧场生态  缺乏行政支持导致有勇无谋

目前台湾表演团体多达 6,000 多个,不乏丰富创造力和崭新想法的创作人才,在政府资源与经费的大力支持下,台湾表演艺术该有蓬勃发展荣景,但吕老师却形容台湾小剧场生态为「有勇无谋」,语气中不带批评之意地直指现况。

台湾每年都有 200 到 300 个表演团体成立,许多艺术新秀带着热情与才华创团,为台湾带来更多元精彩的表演内容,但实际真正能够存活下来并维持运作的却只有 10%,除去市场较小、环境较差的全球性普遍问题,癥结点在于能否找到自己的独特风格和支持的行政团队。

台湾创作者的创作能量足够产生各种表演风格养分,缺少的其实是专业的艺术行政人员。而吕老师认为,剧团组织对于行政工作的不重视以及专业人才不足,是关键因素。例如,以表演内容为主的戏剧舞台上,演出宣传品设计多以艺术总监的意见为主,而非行销人员为目标观众、市场所设计的意见。

或者没有顾及行政流程的时间、人力能否达成,临时更改表演,让行政人员处理得人仰马翻等,都是对于行政的不重视。再者,学校训练时,负责行销、售票、人事联繫等行政工作,往往由演出意愿较低的团队成员所担任,让行政在无形中成为次要团队。本科出身致力于行政的从业人员甚少,薪资无法吸引专业人才进入剧团协助也是因素之一。
结合区域风格发展  台湾特色小剧场令人期待

反观美国以市场淘汰机制为主的环境,能够真正被观众所接受、达到收支平衡的团体才能存活,因此推出大量多样化的表演形式,充分展现了表演行政团队的企划、行销、经营的功力。如提供精緻晚宴的表演剧场「dinner theater」、在旅游胜地举办「暑期剧场」,让人欣赏演出的同时可游历城市风景,甚或以累积表演者表演经验的社区剧团等形式,提供了台湾剧场更多未来可尝试的机会。

吕老师点出,台湾小剧场对于前卫性的表演形式包容度高,正好符合如雨后春笋般萌发台湾小剧团呈现的全新表演需求,百人以下的观众群在小剧场中和演员的近距离接触,能够提高表演者与观众之间的亲密度,尤其当表演场馆具备特殊风采时,更容易和环境周遭的人事物产生共鸣磁场和经济效益,甚至塑造了当地的文化氛围。如牯岭街小剧场的艺文社区营造、西门町红楼剧场因应流行商圈而生成的次文化氛围等,皆具有良好的发展基础,成为该区域生活中的表演艺术基地。
【华山说书人】剧场 2.0:是舞台,也是社交生活场--专访吕
《死刑犯的最后一天》现场彩排。

过去吕老师曾完成的高雄市场馆与观众研究,也突显了剧场和观众通勤距离的重要关联性。研究指出,观众愿意到表演场地欣赏演出的移动距离为半个小时到 40 分钟的车程,因此若依照场地通勤距离规划,团队更能够精準锁定目标观众,创造剧场与生活的紧密关係。这项研究结果,不仅是高雄市的现况,同时也适用于全台湾城市剧场,让表演艺术从生活开始发酵,营造出更友善的艺术环境。
增强社交功能  为剧场场馆未来趋势

常站在剧场圈外人角色思考的吕老师,一次元宵节在高雄旗津欣赏庙口野台戏的机会,让他赫然发现表演艺术完全融入生活之中的经验就在身边。没有进入剧场看戏的穿着、饮食、购票门槛,老人、大人、小孩就这幺聚集在戏台前,有的认真看戏,有的喝茶聊天,看戏之余可以到旁边摊贩啃大蒜、嗑香肠,还有民俗疗法的客人一面看戏、一面享受师傅的按穴手劲。一整条路上好几间庙,每间庙的野台戏都有人青睐欣赏,台下观众就这幺走过、路过,却没有错过。
【华山说书人】剧场 2.0:是舞台,也是社交生活场--专访吕
2015 年澳洲 LV 翻跟斗剧团户外演出。

吕老师认为,未来的剧场场馆都可以加强社交娱乐功能着手,这里说的社交指的不只是增加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交流,还要提供满足生活需求的元素火花。剧场场馆可以说是一座餐厅,让欣赏完演出的观众可以留下来玩味讨论演出内容;将表演设定在下班后时间演出,场边设有小酒吧,让上班族辛苦一天之后看个表演,聚在一起说老闆坏话;或者场馆开放进行野餐活动,阳光、美食、表演、相聚的时光,加乘起来就是社交元素所营造的理想效果。

甚至藉由不同的附加服务,也能够吸引不同族群进入剧场,例如吕老师曾经在美国看过小剧场开放免费 wifi 热点吸引低头族聚集,创造平常不会走入戏场的群众,遇见表演艺术的机会。台中国家歌剧院、台北国家两厅院也是另一种社交功能的例子,藉由特殊的场馆或环境吸引人群走入场域,同时满足人们观光与艺术欣赏的双重需求,加上文创团队的空间营造,使来访的观光人潮也走进剧场,享受建筑与表演艺术之美。
 

【华山说书人】剧场 2.0:是舞台,也是社交生活场--专访吕
乌梅剧院试营运 │ 戏点子《噬心者》观众席。
【华山说书人】剧场 2.0:是舞台,也是社交生活场--专访吕
台北剧场实验室《女子比屈歌舞秀 Bitch!Cabaret!》。
乌梅剧院与美食连结  发展小製作实验空间  

近年大剧场建设频频,在台北表演艺术中心、卫武营艺术中心即将陆续完工之际,吕老师直指未来台湾剧场可以预见的问题是大型表演场地过剩的状况,中小型剧场反而能够提供剧团将小製作发展成大製作的实验跳板,填补剧场演出空缺。

华山文创园区具备约 200 个座位的乌梅剧院,正巧适合这样的发展衔接角色。加上园区许多餐厅能和乌梅剧院连结合作,让观众看完演出之后,可以到周边餐厅、咖啡馆聊聊观赏经验,将沈澱之后的意见想法化为发展台湾未来表演艺术的养分,实践出剧场社交功能的想法。

在吕老师的课堂中,他常问学生:「是从什幺时候开始,观众进入剧场不能吃东西?」而他真正想问的是:欣赏表演艺术的门槛何时变得这幺高?与其绞尽脑汁让更多人走入剧场,不如思考如何先让生活进入剧场。或许未来剧场要思考的是要如何让观众更便利地、舒适地观赏演出,以及具备什幺样的社交功能,让观赏演出的经验不只是赶到场地、看完走人,而是真正能够让剧场成为孕育表演艺术文化的生活处所。

採访、撰文:陈亚辰
--
【华山说书人】剧场 2.0:是舞台,也是社交生活场--专访吕
文创品牌、表演艺术、展演活动,在华山不断集结与发酵。在这里,我们汲取每个最动人、最具创意的故事,为你的生活带进一点不同的体验与感动。掌握更多好故事、好展演,赶快追蹤华山官方频道 Facebook & Youtube!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
热门文章